冰球突破赌钱外挂房產健康金融汽車攝影教育生活資訊商企法律社區博客微博游戲家裝數字報專題旅行招聘投稿活動
冰球突破赌钱外挂
20家影視公司17家凈利下滑 高溢價并購隱患顯現
2019-05-20 11: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1
聽新聞

20家影視公司17家凈利下滑

高溢價并購隱患顯現

有傳媒行業分析師指出,股權高質押也面臨著諸多風險,在市場不景氣的背景下,隨著股價不斷下跌,上市公司實控人所質押股票可能爆倉,進而出現實控人變更的風險

■本報記者 陳 煒 謝若琳

受政策及市場等因素影響,疊加大幅商譽減值,虧損正成為不少文化傳媒類公司不得不正視的現狀。

根據申萬行業分類,目前文化傳媒板塊共有151家上市公司,涵蓋影視、出版、廣電、教育、游戲等多個細分領域。東方財富Choice數據顯示,統計范圍內151家公司在2018年實現凈利潤-269.5億元,整體虧損。

其中,影視公司表現尤為明顯。

據《證券日報》記者不完全統計,主流的20家影視相關上市公司中,僅有3家在去年實現了凈利潤同比增長。

傳媒行業步入規則重塑的關口。

對此,有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與其說2018年是文化傳媒行業的“寒冬”,不如說是陣痛調整期。廣發證券研報認為,傳媒行業2018年受到商譽減值拖累,行業轉為虧損,2019年起,預計商譽減值的影響會逐步減弱,但短期內行業走出盈利頹勢需要時間驗證。

影視公司業績承壓

明星光環逐漸冷卻

去年年中,隨著“陰陽合同”事件的不斷發酵,天價片酬、明星工作室納稅政策等話題站上風口浪尖,甚至業內有聲音認為,2018年,影視行業寒冬已至。

東北證券研報指出,截至2018年12月31日,傳媒板塊較年初下跌38.97%,全年整體PE約為25倍,市盈率處于十年歷史最低區間內。

根據國家廣電總局統計數據來看,2018年,持有《電視劇制作許可證(甲種)》的機構數已從2014年的137家降至113家;今年一季度,共有242部電視劇備案,集數共計9071集,與上年同期相比總量下降20.59%。

輿論進一步傳導,使得相當一部分影視公司2018年業績承壓。

據《證券日報》記者不完全統計,主流的20家影視相關上市公司中,僅有3家在去年實現了凈利潤同比增長,分別為中國電影、光線傳媒、北京文化。其中,中國電影以14.95億元居于凈利潤榜首,同比增幅達54.85%。

相較之下,包括華誼兄弟、萬達電影、華策影視、唐德影視、慈文傳媒等在內的多家老牌影視公司,其2018年凈利潤均出現不同程度的下滑,多家公司在公告中提及,業績虧損的原因,與旗下作品市場情況不及預期有關。

其中,華誼兄弟2018年實現營業收入38.9億元,同比下降1.4%;凈利潤虧損10.93億元,同比下降231.97%。這也是華誼兄弟自2009年上市以來首年虧損。年報顯示,2018年,華誼分別對張國立主導的浙江常升、馮小剛主導的東陽美拉計提商譽減值2.4億元、3億元。這部分金額也極大的影響到了當期利潤。

同樣出現首虧的還有深度綁定范冰冰等明星演員的唐德影視。財報顯示,2018年公司實現營業收入3.72億元,同比下降68.52%;凈利潤虧損9.27億元,同比下降581.55%。值得注意的是,受去年演員高云翔、范冰冰等人的負面影響,唐德影視兩部熱門劇集《巴清傳》、《阿那亞戀情》擱淺。而根據4月29日公司一季報顯示,范冰冰已退出唐德影視十大股東之列。

業內有聲音認為,以往被資本市場看作是“香餑餑”的明星IP,眼下似乎正成為“燙手山芋”。有分析人士提到,資本綁定明星,曾是能賺得盆滿缽滿的交易,但隨著行業監管收緊、明星片酬調整、稅收政策調整,上市公司與明星的深度捆綁,一招不慎就會落得滿盤皆輸。

此外,還有多家影視類相關公司在年內面臨著前所未有的艱難處境,大額債務違約、資金鏈斷裂、訴訟纏身等情況屢見不鮮。

其中,印紀傳媒在2018年實現營收3.62億元,同比減少83.44%,凈利潤虧損17.86億元,同比下滑332.37%;中南文化2018年實現營收9.7億元,同比下降36.4%,凈利潤-21.01億元,扣非凈利潤-22.71億元,同比下降1051.77%;而樂視網2018年虧損達40.96億元,營收15.58億元,同比下降77.8%,已經走到退市邊緣。

并購后遺癥顯現

高質押牽連控制權變更

有不愿具名的業內人士私下向記者表示,諸多此前盈利數億元的王牌公司突然虧損的背后,與資本泡沫時期高溢價并購帶來的商譽隱患不無關系。

往前追溯,2015年文化傳媒公司并購擴張進入白熱化,Wind數據顯示,當年傳媒行業內共發生并購196起,涉及資本約893.83億元;2016年,這一數據再度提高至278起。

“2016年前后,大量影視公司高溢價外向擴張式并購,標的公司也會給出業績承諾,到了2018年,是很多影視公司對賭到期之時,隨著政策不斷收緊及行業大環境的調整,不少公司顯然面臨著‘青黃不接’的尷尬局面。”上述人士提到。

舉例來看,2014年文投控股以23.2億元收購的綦建虹控股的耀萊影城100%股權,承諾2014年-2017年扣非凈利潤分別不低于1.45億元、2.20億元、3.10億元及3.38億元。在順利完成業績對賭后,2018年耀萊影城業績變臉,報告期內實現營收15.5億元,凈利潤-6.4億元。與此同時,文投控股2018年實現營收20.9億元,同比下降8.4%;實現凈利潤-6.9億元,同比下降258.22%。

同樣情況也出現在華錄百納身上,2014年,其斥資25億元收購綜藝節目制作公司廣東藍火,此后3年時間內,廣東藍火成功完成與華錄百納三年累計凈利潤7.63億元的業績對賭。但在2018年1月份-10月份,廣東藍火子公司喀什藍火的凈利潤降為-4.76億元?;及倌?018年年報顯示,報告期內,公司實現營收6.30億元,同比下降71.99%,凈利潤虧損34.17億元,同比下降3201.19%。

業界有聲音認為,上市公司集中在2018年大額計提商譽,做低業績,意在將商譽風險一次性解決,有利于未來公司業績釋放。但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在不存在業績未完成、估值減低的情況下,一次性計提大額商譽并不合理,其中或存在會計操縱、利用會計手段人為制造未來業績激增的可能。但目前從政策層面沒有規定約束,因此“只是不合理,但不違規”。

與此同時,在過去一年傳媒板塊二級市場持續震蕩的背景下,大量影視公司控股股東股權質押率風險被放大,甚至部分公司已面臨實控人變更的局面。

Wind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當代東方、印紀傳媒、聚力文化、眾應互聯、佳云科技、華錄百納等6家公司的大股東累計質押數占持股數比例的100%,共有36家公司的控股股東質押股權比例占所持股份的90%以上。

有傳媒行業分析師向《證券日報》記者解釋,上市公司一般可通過增發、配股發債等方式進行融資,但均需較高的資金成本和時間成本,相較之下,股權質押更加便捷,能夠在不稀釋控制權的前提下,及時補充流動資金。

“但股權高質押也面臨著諸多風險,在市場不景氣的背景下,隨著股價不斷下跌,上市公司實控人所質押股票可能爆倉,進而出現實控人變更的風險。”上述傳媒行業分析師提到。

舉例來看,曾出品《花千骨》《老九門》等熱門劇集的慈文傳媒,在去年6月份遭遇股價震蕩下跌,此后數月內,其實控人馬中駿先后多次進行補充質押,質押比例超過90%。但在今年2月19日,慈文傳媒公告稱,江西出版集團旗下華章傳媒擬通過協議受讓公司控股股東馬中駿及其一致行動人所持股份等方式成為慈文傳媒控股股東。

年報顯示,公司去年實現營收14.4億元,同比下降13.8%,凈利潤虧損10.9億元,同比下滑367.93%。

此外,包括東方網絡、當代東方、驊威文化、中南文化等在內的多個公司,都出現了公司實控權變更的情況。

可以說,2018年是整個傳媒行業大調整的一年,多重因素導致行業表現不佳,2019年以來情況有了明顯的好轉,有傳媒行業研究員認為,“至暗時刻已經過去。”

  來源:中國經濟網 

責編:許珊珊
版權聲明
      宿遷報業傳媒集團旗下媒體宿遷日報、宿遷晚報、 宿遷網所發表之文章與圖片,受《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的?;?,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部分網站的侵權行為,如擅自轉載、更改消息來源以及抄襲等,宿遷報業傳媒集團及其旗下媒體已經委托有關部門收集相關證據。 本站部分資源來自網絡,如有侵犯您的版權及其他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核實情況后進行相關刪除!
拉呱社區